打工仔

作者:姚建宗

近水村一组的一套老屋

是老四的故居

老屋,心尖上亮起一盏孝道与乡情的灯

老屋不单是养育了老四,还养育了他的父母双亲

山邀水约,老四与老屋面对

爬满藤蔓的老屋,像一位皱纹

深掩的老太却又高扬威仪

看那柔弱的蔓须,像是对来人

欲以轻抚的手指。不再游离。

老四,呱呱坠地,老屋就在你墙上

刻上了乳名

时光提举,在年少中拔节的

老四,读解他的词已是正当壮年光阴

罢了,壮年的情网撒得更开、更阔

覆盖了整个村落,那颗少年时爬过的

枣树也不放过思恋的旧影。

晨雾、朝露是扑进他眼里荡漾的波光

老屋把老四的身子镶进,营造

余晖下的风景

那年他在桥溪乡学校初中结业

学校温馨地提示他,人生已走进16岁

那年代,贫困的家境逼得他无法淡定

撞海,雄心勃起,午夜唤醒了黎明

老屋,家园。把老四扎在风筝的翅羽

放飞。

他奋起16个年头的飞行

穿越了多少霜地、峡谷、险山、恶水

终于,08年的明媚春光接纳了他的浅色

彭州市,龙门山镇“凤鸣湖砂石厂”

老板的交情上端坐了老四

“时事造英雄”党的政策给老四施展

智慧提供空间

“英雄时事”反哺报国,“5.12”大地震

他捐资,奉献爱心十万元

当然资金深处有他的爱妻的热汗和温情。

老屋、家园,你放飞老四的风筝线多长?他总飞不出你的心田

三年前,他的父亲病逝

老屋告诉他,不单单是按乡俗

埋葬家父

对乡亲祭灵是缝在帽沿上的

两颗“圣像”

--孝道、乡亲

乡亲的话,老四聆听入耳,笔录在心

花销3万余元,成就了孝心

没有收取乡亲分毫礼金

家乡的山为他翘首,眺望地平线

家乡的水为他歌唱“游子重返故园”

是那朵彩云把他的生命旅游推行的太快

转眼又是他父亲逝世的第三周年

鸣放鞭炮,焚烧纸钱

更重要的是给乡亲们带回一支

精神大餐“恒亿庆典”乐队

院子里设下席桌,边吃边看

演唱通宵达旦,不收礼钱

已是再见不鲜

人的德操,社会良心,总使他舒筋活血

他跪在家父坟前:“事业上我是老板,乡情中我是小儿”

浓浓的乡情抱紧老四

屹立在生命价值的彼岸,回首,

故乡,是长啸又低叹。


文章分类: 文艺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