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的“自然”

作者:王开艳

虽说东溪镇地处广元的南部,但似乎她的冬天来的猛烈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广元,前面的东河送来的河风扫荡着东溪的树木。这里没有梧桐树,更多是常绿植物,也就没有朝天司法局门前秋风扫落叶的凄凉之感,但是似乎也少了那份扫落叶的情趣。秋冬的萧瑟令室外的风景已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味,喜爱绿色自然的人们便将视野转入了室内。当人们的观赏欲望不满足于室外的绿色时,便将大自然带入了室内,领略养植的过程,并在这过程中赏美。  
   财政所办公室内并不缺乏绿意:富贵竹以及两盆开着白色小花,长着较为宽大叶子的植物。窗台上还摆放着两盆茂盛的文竹和一株君子兰。文竹已染上了一层鹅黄色,是挪进屋的时候了。据说这是今年才买的,不知道我能不能照顾好它们顺利过冬。窗外的柚子树一边结满了黄橙橙的柚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虽然闻着香,我却丝毫没有吃橘类水果的兴趣。一次在外婆家门前橘子树上结的果子里发现了蛆,这从此给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自从毕业工作已经一年多了,每换一个工作环境,我都会弄点绿色小盆栽放在办公桌上。绿色小盆栽算是继书之后我的办公室必备品了。很多人也有这样的兴趣爱好,吊兰、文竹、仙人掌、富贵竹、君子兰、绿萝都是不错的选择。我养过茉莉,开的白色花朵分外的香。但似乎她比较娇贵,抑或我的养护不当,她没能成功过冬。随后我又养了仙人掌,虽然活着,但时间不怎么长,一个多月都丝毫没有生长的痕迹。  
   养得最好的是吊兰和太阳神。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懒惰的人,过于勤劳的浇水导致茉莉和仙人掌过早夭折。茉莉和仙人掌算是死于勤劳之下,说他们是懒人之花一点都没错。吊兰却不同,只要有充足的水分,它们就能很快汲取营养,迅速成长。不同的人养的吊兰其外貌形状都具有养护人的风韵:或肥硕葱郁,或纤纤婉约,或古怪奇绝。加之配以不同的花盆:或富丽堂皇,或清新淡雅,或古色古香。主人性格中的精华都集中体现在了这个最终的艺术品上。植物的绿色给人一种宁静、舒适的感觉,会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办公室内这一特定环境中的花草让坚硬、冰冷的水泥以及棱角分明的桌椅柔和了不少。吊兰中我不怎么喜欢金边吊兰,总觉得那黄色的边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感觉。  
   如果你第一次听到“太阳神”这个名字时,估计会认为这植物一定强壮,也许还有艳丽的花朵,但当你看到它时,你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和“太阳神”联系起来的,因为它看上去不过是约三十厘米的有较为宽大叶子的一株草(当然,它并不是草)而已。常绿的太阳神不开花,它的状态似乎总是那样不瘟不火,没有壮烈的绽放,没有凄凉的凋敝。它自岿然不动,不喜不悲。  
   新的环境我没有带来太阳神和吊兰,冬天来了,等来年开春了,再将“自然”带进来吧!

文章分类: 文艺作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