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溪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民俗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放过了除夕的花炮,闹过了过年的灶火,看过了十五的花灯,接下来就是正月十六“游百病”了。

  十六这天,从耄耋老人到襁褓婴孩,全家人扶老携幼,年轻人结伴而行,街上、堵河大提、广场一直是涌动着的人流。正月十六,六与“遛”谐音,遛达遛达就让一年的病痛“遛”走,人们用这朴素的愿望,来感悟美好的生活,健康才是生活真正的幸福所在。这就是生活的信念,支撑着们开始了一年的劳作,承袭着亘古不变的习俗,成了苍溪的一道亮丽风景!  

十六这天,老百姓流连在广场,徜徉于河畔,放风筝当然是不可缺少的内容,不光是小孩放,不少成年人和小孩争着放。老人打打太极拳,健健身,活动一下筋骨,孩子们在广场上尽情玩耍,碰碰车更是孩子们的天堂,全家一起上阵,快乐劲没法提了。娱乐场内也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小孩在里面玩,大人在外面看,还不时指挥小朋友爬上爬下,玩个尽兴。

  赏花是这天必不可少的内容。春天正是百花争艳的季节,桃花、杏花竞相开放。满枝的桃花,就像是密密打着结的粉红绸缎,似乎要在明媚的春光中燃烧起来。“日日春光斗日光,山城斜路杏花香。几时心绪浑无事,得及游丝百尺长”这时李商隐描写杏花的诗句。

  自古代苍溪就有正月十六游百病的习俗。正月十六气温已经回升,在家呆了一个冬后,人们到户外游玩有益身心。一家人吃饱睡足,过完元宵节,出外活动活动,身体上有助消化,精神上也是休闲,比成天窝在家里打麻将喝酒好。

  正月十六游百病,只要你身在苍溪,不论是否是苍溪人,都会身临其境,入乡随俗,去寻找那份特别的新感觉。










  桥溪丧葬习俗流传在苍溪县桥溪乡一带。

  苍溪县桥溪乡位于县境东北边陲,毗邻旺苍县,幅员面积63.3平方公里,辖13个自然村、2630户、10400人。桥溪乡座落在龙岗山、九把斧两山之间,宋江河穿境而过,桥溪场被一带斑竹幽篁簇拥,生态自然,怡趣天成。近年来虽然苍旺公路演变为通衢大道,车水马龙,桥溪市场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淳朴聪慧的桥溪人民对于中华传统美德“百行孝为行”仍然推崇备至,相沿数千年的传统丧葬习俗至今在所有人家依然盛行,人们用这种循规蹈矩的庄重仪式缅怀逝者,追思先辈。凝聚人心,鼓舞士气。达到逝者安息,生者奋进的目的和意境,以下我们较为祥实的将“桥溪丧葬习俗”介绍于后,以供参考、借鉴。




  病重临危之时,则将病人由卧房移至正庭中临时铺设的床板上,称“搬铺”。凡男人或女人,中年以上有配偶子嗣的,谓之寿终,而依古礼,男移正寝,女移内寝。男移正庭右侧,女移左侧。移至正庭,认为死者能在家屋中最好的地方死得安定。俗信死者在睡床上死,冥魂将被吊在床上,不能超度。因此,未成年者夭折,虽不移至正庭,也要移至床前地上。家有长辈,亦不移正庭而移侧屋。凡被搬铺者,已知将离人世,召唤家人留遗言,分配遗物,此谓“分手尾钱”。嘱家人预备办理后事。


竖魂帛

  人死后,死者身上盖“水被”(白布中央缝红绸的被布),以银纸或石头为枕,并在死者脚边供“脚尾饭”(米饭一碗,饭上置鸭蛋一个并插筷子一双),烧银纸与香烛,意在充其食用及路费,并照明其行路。另外用厚纸或白布,在上面写上死者姓名、死亡年月日,做“魂帛”暂代牌位,供于正庭一角,燃烛烧香,谓之“竖魂帛”。又取下庭中天公炉,用布遮盖神明。祖先灵位,待纳棺后始复原状。又将碗器击破其一,门联上斜贴白纸条,烧纸制的小轿,门前置香案等,借以对天奉告。


开魂路

  至弥留状态或死亡后,即请道僧诵经“开魂路”,由道僧制“幡子”,男的用女色,女的用黄色,三四尺长白布,上写死者姓名生卒年月日,将之悬于有叶竹枝,葬仪时由丧主家执幡子,作为领先标志,除灵时烧掉。




  人死后,家人穿孝服,往河边“乞水”。即掷签,以铜币投于手中,作为买水之意。水乞回后,用竹端夹白布沾之,由父母双全的“好命人”以此水拭净死者,或仿作其状以为一种仪式。




  继而为死者剃头挽发及穿寿衣,称“张穿”,将使用的节具折断,一片丢弃于路上,一片留放在棺内。为死者所穿的寿衣,古时按贵贱之别,穿以三重、五重、七重等,而寿衣是在死者生前寿辰时由其儿女赠制的,女寿衣即用婚嫁时穿服的“白衣衫、白布裙”。寿衣,男需用裤二条,女需用裙三条。给死者穿的内衣俗称“贴肉绫”,系指丝制柔软白绫,共有衬衣、衬裤、袜三件,由孝女负担。“张穿”以前,过去有“套衫”礼仪。所谓“套衫”,即由丧主先套穿寿衣的仪式。
  通常在正庭或门庭放一竹蔑编制的扁平器物,内放一只低椅,丧主穿履戴笠,立在椅上,手持麻绳伸直两侧,由另一人与其相对,将寿衣一重一重穿套在丧主双手上,丧主即用麻绳将其系结,然后脱手则成全套。再做秤量状,并口中念寿衣为儿孙赠制的吉祥套语。




寿

  “套衫”仪式后,还有“抽寿”之俗。即寿主及家人均食面条(寿面)煮乌糖或红糖。糖原用于吉事,丧事用糖是以此假借,化凶为吉。之所以抽寿,是由于民间认为死者年岁可添加到子孙寿命上,为吉兆。


哭路头

  人死亡以后,全家遗族围在死者身边号哭恸哀。未死时严禁在病者前哭泣,以免意外刺激。嫁出去的女儿,接到讣音,随即回家。其时沿途号哭称“哭路头”,由家人接进家中,随之哀号更为凄绝。其哀词有如“我父哟兮,亦无加食(不肯多活)十年八年,可来成子成儿啊,我父哟兮”之类,无不剔人心窝。


报外祖

  母死,报丧于外祖称“报外祖”。其时因随带白布赴之,也称“报白”。外祖至丧家,子女跪下迎接,称“接外祖”。此时,外祖对于亲身儿女之死因查明祥备,偶或认为子女疏忽,应加咎责,即举手执木杖打骂,号不容赦,足见外祖对丧家权限极大。外祖未往丧家,可由其余外戚代替其事。母死,按时生家母舅母妗,称“接外家”,或称“接外客”。届时,丧家门前排桌,其桌裙反面结之,桌上虽放置烛台香炉,却不燃之,孝男等跪而接。奔丧外家则掀开桌裙一角于桌上,而人丧家。没有外祖的,要由舅父舅母来行事。待外家人丧家后,方可入硷。



  死后至纳棺期间,丧主等人全部侍服死者铺侧,称“守铺”。以示孝服。纳棺后,遗族睡在棺旁,作“困棺材”。




  人死未殓,等到亲朋好友前往悼念,称“埋(取音)丧”。即至灵前焚香,丧事限烧香条二枝。亲朋所赠,称“送礼敬”,
多是挽联、挽帏,大银烛、糕仔封(即用白纸包封的白蜡烛、银纸、糕仔、香条等),以此吊丧。


买寿饭

  即买棺木,避言买棺材,而称“买大厦”、“买寿板”。以取吉祥。运棺途上,过桥及十字路处,需留置银纸及红布一条,称“放纸”,举行仪式时亦要放纸。棺木运回后烧金纸“接棺”,奉放庭中。


围裤线

  接棺后,举行“围裤线”的礼仪。裤线或称“随身裤”,即冥币,是由遗族焚烧裤钱及纸制库官库吏,所焚化的库钱灰,日后埋人墓畔。“围裤钱”须多烧,此为寄托死者转交早前亡故的其他家族,此称“寄库”。




  丧家在门柱上挂“挂孝”帖用的白纸,亡父贴斜左,亡母贴斜右。门外另贴“讣白”,书明卒者年月日时。




  入殓指置死者于正庭一二日,请道士择定时刻,将尸体纳入棺内。




  纳棺前,备12
  种菜碗供祭死者,称“辞生”。此为对死者表示告别。菜供好后,由道士取各种食料作给食之状,口念吉祥之句。


放手尾钱

  入殓前有“放手尾钱”(留身后钱财)之俗。俗谓“人手尾钱,富贵万年”,认为死者身后有钱留存子孙为吉兆。于纳棺前预先在死者袖中置120
枚铜钱,而将其倒入容器。然后取出分与子孙,系于各人手上,称“结手尾钱”。死者临死“分手尾钱”或“分手尾物”,其意相同。分得遗物如金饰、衣服、钱币等子孙均极为珍重。





  丧俗中有“割阉”之俗,即以长麻丝一端系于死者身上,另一端则由遗族各执其一段,而由道士念吉句,将丝一一斩断,然后各人将手中麻丝包入银纸烧掉。民间认为这样可与死魂断绝来往,以免此后死魂缠扰。




  丧事中,道士在一盆水中放黑麻油,丧家每人用指头沾濡此水于眉下处,称曰“洗净”,意为洁净。纳棺、出葬、做功德时,均有此俗。




  纳棺,请道士供祭,俗曰“收鸟”。收鸟后,始正式盖棺。移尸人棺前,先于棺低棺侧填满银纸库银等冥币金器类。纳棺后棺上盖“水被”,再盖以“掩身幡”。




  居丧指遗族自从死者断气时开始服丧,称曰“居丧”。死者的亲族须脱冠履,披发跳足。妇人则脱去一身上装饰品,脱下彩色衣服。男子不穿皮鞋,不着华服。男女各依其轻重,穿孝服,戴麻冠。居丧之孝子禁理发,夫妇不能同房,禁会宾友、赴宴、参拜寺庙等。此类居丧之俗,尤以殓葬以前为严格,以后直至“除灵”仍遵守它,以昭孝道。




服丧的孝服如下:

麻—麻布,子女、儿媳、长孙用之。

萱—萱布,孙甥、侄用之。

浅—浅布,曾孙及其同辈用之。

黄—黄布,玄孙及其同辈用之。

红—红布,直系玄孙之儿子用之。丧事用红暗示出自死者有五代子孙,含在引为荣誉之意。

白—白布,与死者同辈及外亲用之。略式者仅以白布附于衣上,正式者穿白长衫戴白帽。

孝帽—大人戴“草箍”(丧布圈以藁绳者),孩儿带“包”(丧布折成帽状)。孝鞋,男用草鞋,女用布鞋,上缝丧布。




  由于孝的轻重不同,男分白蓝青黄四色,用绒线折缝小球佩之。男佩左腕,女结头发。待至“除灵”后依次换其颜色,由“粗孝”换为“幼孝”,此称“换孝”。服父母之孝,古时至百麻布条扎腕,至七旬换白布条,至百日“脱孝”。女儿嫁出的,其戴孝方式多以“手尾钱”寄于生家灵桌上,限于归宁致祭时,始带之。




丧用灯类统称“麻灯”,有下列各种:

大门灯—圆型白地蓝字,前后两面书写宋体“大门”两字,悬檐下大门正中。

柑灯—柑橘型白地蓝字。男写“乡饮大宾”,女写“孺人”,
悬大门灯两侧。出殡时,持行前面。

孝灯—圆锥型白地蓝字,前面写“几代大父(母广,后面写姓字。视死者代数,以白红蓝布及麻布,折其层数烧之。人死则多加一代算,由此无孙者书为三代、有孙者书为四代。此灯一悬于柑灯之次。出殡时,随行魂桥两侧。

红灯—小型红地无字,或称“小孝红灯”。出殡时,遗族各持其一。

富贵灯—小型,书有红色条,中写“富贵春”三字,用于葬列后面及陪墓。

麻灯—因用竹托之,亦称“托灯”。又用红灯象征求吉祥,蓝灯在前,红灯在后,取逢凶化吉之意。







“中土牛灯”是指发源并流传于中土乡境内及川北地区的一种民间艺术。

中土乡地处川北大巴山支脉九龙山南麓,嘉陵江支流宋江中段东岸,是中国雪梨之乡——苍溪县的腹心地带。全乡幅员面积33.7平方公里,辖12个村、84个村民小组、3200户、10226多人。这里历史悠久,境内不仅有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中土观音寺、娘娘洞、苏维埃人民政府遗址三堆寺、梨苑电站等风光秀丽的自然人文景观供人游赏,碧波荡漾的绿水田园承载着历史渊源,连绵起伏的奇山秀峰蕴藏着民间才艺,勾勒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生态画图。“中土牛灯”更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载誉海内外。

“中土牛灯”通常有牛灯、车灯、钱棍等三个品种。其显著特点是带有浓郁的乡风民俗,题材广泛,构思奇巧,风格明快,表现质朴。

“中土牛灯”经历了700多年的演变,初始在逢年过节人们拿着盆、碗用木棒敲打,边打边跳,模仿农民在田间耕田的动作,一年之计在于春,新春之际人们在田间辛勤耕作,一滴汗水一份收获,表达了人们对辛勤耕作后丰收的企盼和向往。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们把盆、碗、木棒变为锣、鼓、马锣等乐器,穿着长衫,画着彩妆,戴着牛头头饰,敲着乐器边跳边唱。后演变为牛灯、车灯、钱棍等增添节日欢快气氛。牛灯表演总共9人,演员5人、乐队4人,演员角色为:农夫1人、花脸1人、腊二姐1人、春牛2人,乐队分为:锣1人、鼓1人、马锣1人等。

“中土牛灯”是中土人长期生活实践与智慧的结晶,是劳动人民所创造,是相互学习、交流的产物,没有固定的师徒关系,属自发式与家族式相互关联的传承。现主要有车长金、刘文正等14位传承人。

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农村大批青壮年特别是农村的“精英”人才外出务工、经商,使农村这个传承牛灯艺术主阵地的人越来越少,大部分的民间艺人老龄化,而当代年轻人受现实社会影响而弃艺从工、从商,后继乏人。“中土牛灯”艺术传人随之日益渐少,高度濒危,亟待抢救保护。





“道场法事”是指发源并流传于云峰镇境内及川北地区的一种民族道教文化的民情风俗。

云峰镇位于川北苍溪县城以东9公里处,嘉陵江支流—宋江河中段北岸,是“苍溪雪梨第一镇,万亩雪梨奔小康”的雪梨基地镇。这里山青林茂、景色迷人,交通方便,市场繁荣,民风淳朴。全镇幅员面积92.7平方公里,辖33个村、3个居委会、255个村民小组、9660户、32651人。这里历史悠久,属三国古驿道的历史文化古镇。老地名“胭粉楼”的传说神奇动人。境内还有“紫阳寺”的古桂飘香四野;云台观是中国历史道教文化发源圣地之一;圣天公园游人不绝;“红军造船厂”和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夜运木船秘密路线引人探奇。

2005年,云峰镇狮岭村荣获“全国精神文明建设示范村”、“全国生态家园富民计划示范村”、四川省“生态文明村”、“四川省新农村建设示范村”。

云台观道场法事技艺独具一格,它的产生与成长起源于光绪乙卯年6月16日,李大宇祖父李仁风200年前出生在苍溪县岐坪镇元坪村六组,一家世代相传,曾四代同堂。有稳实的道家根基,原生态道场法事技艺,不欺刮民财,为人行善,排忧解难,取信于民,信存于民。

李大宇先生18岁就跟随祖父传道试法,流经岐坪、漓江、元坝、土里、文林、白庙、阆中方山等地,现长居云台山,属民间不可缺少的奇特人才。也是当地德高望重的慈善老人。2003年元月先后筹资、筹物修复云台观天师殿,总投资5.5万元,于当年9月竣工,重振道家之乡,盛传千里,同时为苍溪云台山的发展前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云台山民间道场法事技艺是我国民族民间长期实践和传承的文化遗产。是劳动与精神追求所创造,是博古长今、交流总结、互相敦促的民族民间文化技艺产物,有固定的师徒关系,属自发式与家庭父子相关联的传承。

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农村大批青壮年特别是农村的“精英”人才外出务工、经商,加之无器材设备和活动经费使道教的法事传承高度濒危,亟待抢救保护。